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法文化 > 文化沙龙

白云绿树瓦蓝的天

日期:2016-03-16 16:31:26 作者:张琛  来源:市公安局   浏览次数: 

       怀揣着浪漫与梦想,大学一毕业的章小绿就迫不及待踏上了开往南国的火车。那里有一望无际的大海,还有灿烂成一片火海的木棉。周末,章小绿总喜欢一个人坐着16路公交车到海边,漫无目的的走走停停,欣赏着附近道路两边的木棉树,感受这座陌生城市的魅力。章小绿的家乡是北方的一座小镇,那里多是挺拔的白杨,因为舒婷的《致橡树》,章小绿深深爱上了这种植物,看着满树的火红,章小绿的心里充满了欢喜。走累了,她就静静地坐在沙滩上听海浪的哗哗声。
       第一次见到彭小白,是章小绿在这座城市生活的半年后。那是一个初春的早晨,天气很好,风儿轻轻柔柔的拂过人的脸,天空瓦蓝瓦蓝的,明澈的像一面镜子,几丝云朵像被梳理过的羽毛轻轻的飘在空中。章小绿约了同事去打球,却被放了鸽子。在章小绿沮丧的收拾球袋的时候,彭小白就那么朝她走了过来。没有太多的开场白,没有太多的寒暄,两个人热火朝天地打到大汗淋漓。休息的时候,彭小白一边擦汗一边把水递给章小绿,问:“下次什么时候还来?”“说不准,一般周末,平时上班太忙。”章小绿边喝水边看着场内大力扣杀的男女回答着。
       第二次见到彭小白,还是在羽毛球馆。彼时的章小绿已经加班加到两眼和名字一个颜色了。终于告一段落,章小绿唯一想做的就是马上去球场狠狠出一身汗,然后再大吃一顿,最后睡它个天翻地覆。场外作热身运动时,章小绿看到了彭小白,他正在和同伴打球。不得不说,彭小白打得很好,而且还有种杀气腾腾的感觉。想来上次打球,他是手下留情的。和彭小白厮杀了三局,不出意料的输,只是没有输的太难看。和上次一样,彭小白递了瓶水给章小绿,不经意的说:“你很久没来了啊。”章小绿边擦汗边说:“前段时间总是加班,抽不出时间。”这次彭小白和章小绿交换了电话号码和微信。
       自从有了微信,两人的关系似乎熟稔了很多。彭小白很少发朋友圈,也很少评论章小绿的朋友圈,顶多发个:很好、不错、加强、祝开心之类的,从来不超过四个字,像领导在做批示。
       每每加班加的昏天黑地如火如荼的时候,章小绿总会约彭小白去打球或是大吃一顿,而彭小白也总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尽管他的回复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好的。
       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章小绿第一次觉得她不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因为她的喜怒哀乐都能在彭小白这里找到共鸣,甚至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彭小白也总能一两句就直指问题的要害。天气不好或加班到很晚的时候,彭小白也总会在章小绿公司楼下静静地等她,送她回家。总之,每当章小绿有需要的时候,彭小白总会第一时间出现。“这就是爱吗?”章小绿有时静下来也会默默地问自己。
       章小绿开始认真考虑她的未来,包括未来的另一半。要知道,人生不是小说,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也没有那么多不同的结局。章小绿想了整个晚上也没有想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南国充满活力与竞争力的快节奏生活和家乡小镇安逸宁静的慢生活,究竟如何取舍?终于,章小绿决定给自己放个长假。
       再一次见到彭小白,是在章小绿家乡的一家咖啡店。刚过了正月十五,小镇上只有零星的几家小店营业。彭小白出差路过小镇,便约了章小绿。彭小白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明亮温暖,让章小绿不由得心跳加速。“最近还打球吗?”“好久不打了,没有对手。”章小绿说完笑着低下头,不经意的搅拌着咖啡,直到把咖啡上面的心形搅得面目全非。彭小白定定的看着章小绿慢慢地说:“我也很久没打了。”“也是没有对手吗?”章小绿轻声问。“因为没有你。”章小绿搅拌咖啡的动作突然停住。
       小镇很小也很静,高高的白杨树和路面上还有些许没有融化的积雪,整个小镇显得更加的肃穆和静谧。虽是冬天,春天已经不远,似乎已经有嫩芽悄悄从雪底露出了头。清冷的风儿轻轻柔柔的吹过,瓦蓝瓦蓝的天空上静静的飘着几丝云朵,一如初见。(作者:乌海市公安局民警 张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