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法文化 > 文化沙龙

家乡的湖

日期:2015-07-21 11:52:38 作者:于劼  来源:乌海日报   浏览次数: 

    曾经羡慕温暖湿润的南方,有幸去过几次,无不为气象万千的洞庭湖、风光秀丽的太湖、青山叠翠的西湖所倾倒,每每行在湖边,闻听鸟语花香,就好像置身于人间仙境一般。羡慕之余再想起自己远在塞北的家乡,如果也能有这样的景致该有多好啊!
    当时的我,从未想到过,我的家乡也会有如画的美景,也会有醉人的湖水,也会让我流连忘返。
    傍晚从家出发,沿着滨河大道一路向南,散着步,这已经成了生活习惯。眼前是蓊蓊郁郁的树木,正值初秋,叶子还是一片浓绿,茂密得泄不进光。树下的草坪在喷灌的滋润下也长得茁壮,偶尔星星点点的小水珠飞溅到脸上,清清凉凉。长长的景观带带来满眼的绿色,迎面吹来一阵风,空气中夹杂着草木的清香和特有的湖水的潮腥,提醒我,乌海湖就要到了!
    顺着石阶小路走下去,光线正好,眼前豁然开朗。开阔的湖面一眼望不到边,不知是映着天空还是长了水草的缘故,这黄河水生成的乌海湖却泛着蓝绿色。湖水瞧起来很平静的样子,伴着风,泛起有规律的涟漪,有节奏地冲刷着岸边的石头,听着“哗哗”的声响,心情无比舒畅。往湖水尽头看去,浩渺、遥远,竟像一片海似的和天连接在了一起!相比之下,同样是人工建造的千岛湖,则少了几分这样的大气。
    近岸边的芦苇长势喜人,芦苇边上有好些个钓鱼爱好者,有的装备齐全,一动不动的坐在岸边,手持长竿等着鱼来上钩;有的挽着裤边打着赤脚站在水中,这大概还是个打鱼新手;还有的突然一拉钩,一条鱼咬着竿猛地跃出水面,后边的孩子拍着手在一旁笑。
    身旁一位同样来湖边散步的大姐赞叹道:“看看乌海现在有多么好,树多了,绿色多了,雨水多了,空气湿润了,还有了湖,环境这么好,也不比南方差呢!”我笑着点点头,是啊,我曾经羡慕的美景,如今在家门口就能看到。想想从前,乌海因为三面被沙漠所包围,黄河也未经利用就滚滚而去,这座有黄河水流经的小城,却因为缺水,气候干燥,植被稀少,终年连下雨都难得见。自打这黄河海勃湾水利枢纽建成后,长河起雄坝,大漠出平湖!曾经的一片荒滩,现在的风光如画。一个一百一十八平方公里的广阔水域形成了,为这座城市点上了眼睛!
    太阳渐渐斜得厉害了,湖水在夕阳的余晖下波光粼粼,湖心有一只小船晃晃悠悠地飘着,湖面上此时好像起了层雾,朦朦胧胧的。凭栏远眺,西边烟波尽头的乌兰布和沙漠和北面雄伟的大坝一同渐渐隐到了一片暗色中。这时有不知道名字的鸟儿在湖面上背着光掠过,看不清颜色。这湖、这船、这鸟,凑在一起倒也像了一幅剪影。
    湖边的观景灯亮了,灯罩各个不同的面,分别写着“平安、和谐、幸福”,这不就是咱们老百姓过日子最平实也是最大的心愿吗。街边上的路灯也亮了,东南方,甘德尔山上的成吉思汗铜像也亮了,从山顶到山脚北西南三个方向,灯光串成三条线,仿佛三条通山的路。成吉思汗立于山顶,威仪地注视着这泓湖,注视着这片土地。
    夜晚的滨河区光影穿叠,与星光、波光和湖光为伴,让我感到在繁忙的工作生活中,心灵有了休息的港湾。家乡的湖不但愉悦了我们的心,而且改变了我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