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园地 > 法治论坛

电信诈骗案中取款行为性质的认定

日期:2018-01-09 10:05:51 作者:丁飞  来源:   浏览次数: 

  

近年来,电信诈骗犯罪从形式上呈现出一个显著特点,实施诈骗的行为人诱使被害人将钱款打到其预定的银行账户后,为了逃避法律制裁,往往幕后指使他人到银行取款,以达到骗取钱财的目的。司法实践中,审判机关将实施诈骗行为人以诈骗类犯罪定性,无可争议,而对取款行为人多数认定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以下简称“掩罪”),笔者认为,此定性不准确。对取款行为人应以诈骗类犯罪的共犯认定更为妥当,理由如下:一是依据共同犯罪理论,具有共同的意思联络实施共同犯罪行为,是共犯。在电信诈骗案中,为了能够迅速转移赃款,逃避公安机关的追踪、抓捕,实施诈骗行为人通常在行为实施前指示取款行为人做准备,而取款行为人对款项来路也是心知肚明,这反映出实施诈骗行为人与取款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赃款的意思联络,也就具有了诈骗的共同故意。另一方面,虽然取款行为人未直接参与骗取钱财行为,然而其取款行为是诈骗犯罪的重要环节(刑法分则规定诈骗类犯罪以将赃款据为己有为既遂);反过来说,没有取款行为则侵财结果不能实现。由此看出,取款行为人实际已参与了诈骗犯罪,是诈骗犯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具有犯意联络又实施了取财行为,取款行为人自然构成了诈骗罪的帮助犯。这就尤如盗窃罪中,部分行为人实施盗窃,部分行为人负责望风,负责望风的行为人虽未直接参与盗窃,但其实施了帮助行为,故均构成盗窃罪。且司法实践中,对于事先通谋、事后分赃者均以盗窃共犯论处。盗窃罪与诈骗罪同是侵财犯罪,其规制机理相契合,电信诈骗案骗取钱财行为人与取款行为人事先有通谋、事后分赃,且取款行为人还实施了帮助行为,故应定性为诈骗的共犯。二是审判机关之所以如此定性,大概考虑该类案件中,多数情况下,赃款大部分由骗财行为人拿走,而取款行为人只得到劳务费或少数分成,取款行为人分赃少,定性诈骗处罚偏重。这违背了刑法罪行法定原则及罪行相一致原则。其一,一个行为是否构成诈骗类犯罪,不能以行为人分赃多少为标准,而是要看其实施的行为是否符合相应犯罪的构成要件(遵从罪行法定原则);其二,电信诈骗社会危害巨大,很多人受骗后,养老、医疗、就学等基本生活陷入困境,有的因此失去了生命(山东徐玉玉案),故对此类犯罪应当严惩(遵从罪刑相适应原则)。从已发的该类案件看,较多案件数额达到百万以上,按照诈骗罪量刑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高可至无期徒刑,而按照掩罪量刑最多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两罪量刑差距悬殊。且这样的量刑结果很可能不但无法达到打击犯罪的目的,还可能促使部分行为人在处罚的偏轻化与追求暴利之间衡量后,铤而走险选择了犯罪。其三,考虑到取款行为人分赃少,未直接参与诈骗,从帮助犯角度并根据案件的其他因素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完全可以做到不过重处罚。三是取款人行为与掩罪行为显著不同。一般地,掩罪表现为上游犯罪完成后,行为人帮助窝藏、转移、销售赃物,而电信诈骗中,其一,取款行为人在上游犯罪实施前已知晓,具有犯意联络;其二,其为上游犯罪准备了大量银行卡以转移赃款(可视为预备中的帮助行为);其三,其在诈骗犯罪过程中实施了不可或缺的取财行为,实质是上游犯罪的一部分。

退一步讲,即便是取款行为人即构成了诈骗类犯罪,同时构成了掩罪,按照“想象竞合犯从一重”处罚原则,也应以诈骗类犯罪定性。